BizJournal #14 罗敏碰瓷新东方:何谓真正的商业道德?

Updated: Sep 9




阅读时长:6分钟


最近几周,一个名为“东方甄选”的带货直播间,凭借着主持人风趣的解说迅速蹿红,在618期间一周内涨粉240万,月度场均GMV达到了860万+,一跃成为新一届直播电商顶流。直播间内的各个主持人也纷纷爆火出圈,成为新晋网红。大家一边乐此不疲地点击屏幕下单一件又一件商品,一边却也感慨着这样的直播风格简直不像是带货主播。

而随着直播间的爆火,当人们试图深入了解这个看似名不见经传的品牌,却发现它背后其实是一个大众无比熟悉的教育公司——新东方。

那些在直播间侃侃而谈的主持人也并非来自MCU孵化器的专业主播,而是直到几个月前还一直在讲台上教书育人的教师。可正是这个看上去丝毫不专业的团队,在静静坚守了数月自己的风格后迎来了热度,成功打造了近两月人们讨论最多的带货IP。

然而人红是非多,随着东方甄选的爆火,不少居心叵测者也纷纷闻讯赶来试图分一杯羹......

7月18日,趣店董事长罗敏发布视频,表示自己在东方甄选直播间赠送了价值超过三万元的礼物,却迅速被东方甄选直播间拉黑了,并表示“自己很喜欢直播间老师,以后看不了直播了非常委屈”。

看似非常合适的蹭热度方法,但罗敏精湛的“卖惨技巧”并没有为自己博得多少同情,东方甄选直播间的董宇辉老师在直播间回应称,“导演小哥因为大学刚毕业,有时候有些私人恩怨,他要拉黑,我听完后觉得挺合理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私人恩怨,让刷了三万礼物本应成为贵宾的账号被直接拉黑?在这场碰瓷的背后,新东方与趣店到底是怎样不同的两家公司?



01

俞敏洪与新东方:努力转向的沉没巨轮




(图源:Google)

短短两年前,新东方还是中概教育股里光芒万丈的宠儿,在内卷的教育行业中做到老大并还能保持高速增长与稳定盈利,新东方的市值一度接近300亿美元。

但接下来,新东方却在2021年下半年交出了一份令人大跌眼镜的答卷:营收骤降80%,业绩损达到8-9亿美元。直到今天,即使在东方甄选爆火的一个月内,股价已从低谷反弹接近50%,新东方的市值依旧仅为46亿美元,相比巅峰时期缩水了85%,一度因为股价低于1美元受到退市警告。


究其原因,这艘中国民办教育的巨轮,撞上了名为“双减政策”的风暴。



(图源:Google)

由俞敏洪成立于1993年的新东方教育,一开始专营海外出国考试培训,在英语学习领域知名度扩大后,其业务逐渐拓展到初高中与学前英语教育,随着生源不断扩大,新东方探索出了线上线下的全科K12课外培训(Kindergarten-Grade 12,未成年人基础教育阶段通称)这片新的蓝海。

根据2021年前瞻研究产业院报告,中国K12行业市场规模已达到7600亿人民币,并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作为起步最早,市场份额最大的行业巨头之一,新东方借着这波K12教育的巨浪,实现了超高的估值与股价。

然而,2021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双减政策”正式出台,各大教培公司纷纷剥离学科类培训业务,减薪裁员,国内K12教育行业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图源:视觉中国)

政策出台当天,新东方股价两天内暴跌超过60%,此后新东方于年底宣布将彻底停止K9学科类培训,开始了属于自己的艰难转型之路。而已年近六十的俞敏洪,依然要为这艘巨轮在风浪中掌舵。

作为新东方的创始人与最大个人股东,俞敏洪并没有如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创始人一般早早选择退休享福,而是三十年如一日地履行着自己的初心:为教育尽一份力添一份光。

俞敏洪与华泰证券前董事长共同创立了洪泰基金,鼓励互联网教育创新;兼职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与青年创业者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他还深切关心着海内外的各类学生社团与大型交流活动,并为2021年UBC中国峰会亲自录制了祝贺视频。



如今,已年近花甲的俞敏洪依旧牢牢把控着新东方的转型方向,丝毫没有套现与退休的想法。无论这艘沉没中的巨轮能否驶出这场风暴,作为船长的他依旧选择了坚守到最后。



02

罗敏与趣店:千夫所指的过街老鼠



(图源:Google)


在这场风波之前,大部分人对于罗敏与趣店基本一无所知,而这对罗敏绝对是好事:比起谈论声名狼藉的过去,不如被当成一张白纸来得轻松。不过人与互联网终究都是有记忆的,得以让他的所作所为被大众熟知。

说来讽刺,趣店与新东方在刚起步时瞄准的目标客户都是在校大学生:新东方提供了英语课外教育,而趣店提供了校园贷。

2014年,趣店的前身趣分期成立,主打是向在校大学生消费提供金融服务——只要在平台上实名注册,通过验证后即可获得信用额度,从而在趣分期自营的电商平台上分期购物或是直接取现借款。

这种只需要用户实名注册就可以轻松借到高额贷款的金融产品后来被统称为“校园贷”,主要通过向毫无理财观念的大学生兜售分期贷款,并通过利滚利的方式赚取极高的利息收入。

对于校园贷的用户,一笔两三千的贷款可以迅速变成超过五千元的欠债,学生们只能选择继续借款来拆东墙补西墙,有的靠着父母偿还,有的则走上了极端的道路,家破人亡的惨剧时有发生。



(图源:Google)

对于这种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高利贷行为,被政府捣毁是迟早的事。而赚到了第一桶金的趣店早早脱身,抱上了支付宝的大腿:趣店在上市前接受了蚂蚁金服的融资,蚂蚁金服也顺势将其纳入第三方服务平台,趣店因此摇身一变,成为接入芝麻信用体系的正经机构,其本质却依旧是为用户提供分期付款的贷款公司。





(图源:Google)

遭受着种种质疑的趣店,从上市伊始就并不被人看好,股价从一开始估值的70亿美元一路跌到如今的2.7亿美元。而为了拯救公司的股价,创始人罗敏可谓无所不用其:从造汽车到做家教,从校园社交到奢侈品电商,罗敏一共做了十几次项目,却始终雷声大雨点小,留下一地鸡毛。

而这次碰瓷东方甄选,罗敏也带来了他的“新项目”:被疫情带火的预制菜。在碰瓷过后,罗敏很快在趣店直播间开始带货直播,宣称10万单酸菜鱼只要一分钱,还请来了贾乃亮与傅首尔站台。只是这一次,他碰瓷的对象唤醒了网民的回忆,趣店也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图源:Google)



03

结语

近年来,商业伦理道德(Business Ethics)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但何谓商业道德?

当我们将新东方与趣店两家公司的历程放在一起时,便能清晰地感受到其中商业道德层面的差距。

2021年11月,宣布终止K9业务的新东方退租了其大部分中小学周边校区,此时本已深陷寒冬的俞敏洪却选择将价值数千万的八万套崭新课桌椅无偿捐赠给乡村小学。因为业务调整被迫离职的员工获得了N+1的补偿,而有很多像董宇辉一样的教师并没有选择离职,而是坚定地跟随俞敏洪走上了电商直播的道路,耐住了前几个月的冷清,最终通过东方甄选再次焕发活力。

2022年7月,宣布将正式进军预制菜市场的趣店罗敏开启直播。一边卖着厂家贴牌的预制菜,一边放下未来三年开店过万家的豪言壮语,甚至通过直播劝观众来做趣店预制菜的加盟商,表示只需要卖出几十份菜就能轻轻松松赚几千。加盟费太贵?没有问题,他们有着全套的融资与贷款方案......

每一家公司的成长历程中,都会经历风浪。

有的公司选择在困境中坚守商业道德,迎难而上,挺住了短期的难关,换得长期名誉双收;

而有的公司则选择投机取巧,随波逐利,却终留下一盘散沙,在市值蒸发的背后留下一副残缺的商业道德躯壳,令人唏嘘。



作者信息


文案:Justin Hu

审阅:Mike Ju,Novar Qin

图文/排版:Aalon Tan


关于我们


UBC BizChina Club中商社创立于2011年,是目前温哥华规模最大的中国商学社团。社团成立以来已举办如商业讲座、企业招聘会、Networking Events等数百场每月常规活动,并于2019年和2021年分别成功举办了两场大型国际商业论坛(UBC中国峰会)。

BizChina一直以来致力于搭建并促进中加顶尖企业与海外优秀菁英学子对接,为广大学生群体提供职业发展和规划的交流平台,为未来中加两国的友好商业合作提供有利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