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洋的眼泪:斯里兰卡的沉沦

斯里兰卡,提到这个名字,人们的第一反应各异:

对茶饮爱好者来说,它是交谈小憩时氤氲在杯上的一抹幽香;

对收藏家来说,它是印度洋上光芒四射的宝石殿堂;

对旅行者来说,它是海岸沙滩和原始森林,神韵迷蒙在每一寸土地上。


然而在最近几个月,斯里兰卡却以另一种方式为人所知。2022年7月,数以万计的示威者在斯里兰卡首府科伦坡的示威中突破路障,成功占领了总统官邸,斯里兰卡总统与总理宣布辞职。高呼胜利的示威者们荣登当日头条封面,也让这个风雨飘摇中的国家走向了混乱的最高潮。



(图源:Google)

曾几何时,斯里兰卡因其独特的位置与岛屿形状,被人形容为“上帝的眼泪”。这座国家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原本的安逸、平静被政变、示威与革命所取代,让那一滴眼泪的主人变成了每一个斯里兰卡的平凡百姓?



(图源:Bloomberg)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斯里兰卡的衰落与危机早有预兆。

前身为英国殖民地的斯里兰卡,在二战后百废待兴的东南亚各国中绝对算得上是幸运的:

斯里兰卡坐据英国殖民者留下的各类基建、茶园和茶叶销路,并在拥有绝佳位置与良好基建的基础上顺利将旅游业与服务业发展为国家的支柱产业。

1948年,锡兰正式独立;

1972年,正式更名为斯里兰卡;



(图源:Google)

然而好景不长,1983年,由淡米尔人组成的猛虎组织以独立建国为诉求发动了内战,侥幸未被二战摧毁的斯里兰卡陷入了同室操戈。在这场长达25年的内战中,超过六万人丧生,斯里兰卡的各类产业经济遭到毁灭性打击,还因为战争错过了八九十年代东南亚经济的腾飞期,被同为前英国殖民地的新加坡远远甩在了身后。

2009年,内战结束后,斯里兰卡政府试图通过向外国借贷发展基建和旅游业来唤醒长期停滞的经济。然而,斯里兰卡的如意算盘在落实过程中屡生变故:从道路到体育馆再到机场,斯里兰卡政府的一系列基建未能给人民带来实际收益或是就业,反而债台高筑,令国家经济深陷囹圄。



(图源:Google)

天灾人祸,一个小国轮番遭遇打击

甚至近几年,情况继续恶化。

2019年4月21日,斯里兰卡多个酒店与清真寺接连发生自杀式恐怖袭击,造成253死500伤,其中相当比例受害者为外国游客,这起震惊全球的恐怖袭击令斯里兰卡的游客数量断崖式下跌。

还未从恐袭的阴影走出,斯里兰卡又于2020年遭遇新冠疫情。占国家GDP近10%的旅游业遭遇毁灭性打击,行业收入从2018年的43.8亿锐减至2021年的2.6亿美元。



(图源:CNN)

如果说疫情是天灾,那么斯里兰卡另一重要产业——农业,所遭遇的便是彻彻底底的人祸。2021年,为了推动有机农业的发展,斯里兰卡的政府下令禁用化肥,各类作物随之大幅减产:水稻减产43%,橡胶、茶叶等经济作物减产40%。农民们收入大幅减少,粮食价格却水涨船高。国内百姓粮食不得不依赖进口,而减产则导致其出口带来的外汇收入大跌,斯里兰卡政府的外汇储备由从峰值的90亿降至不足5000万美元,整个国家命悬一线。



(图源:Google)

今年上半年开始的俄乌战争,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

作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资源大国,俄罗斯卷入战争的直接导致天然气原油与粮食价格暴涨——这些资源恰是斯里兰卡所急缺的,而接近见底的外汇储备又难以满足资源进口与偿债,最终引发了国家的全面崩盘。

当前的斯里兰卡,国际债务已经违约躺平,燃料食品药品严重短缺,每天停电数小时,汽油与柴油需要排队购买,超过620万人面临粮食短缺危机,六月通胀率达到史无前例的54.6%。


斯里兰卡的崩溃,是从内到外各类矛盾叠加的结果。而在地缘因素的动荡下,它很可能只是这场中低收入国家雷暴潮里最早的一声惊蛰。


谁会成为下一个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崩溃后,除了叹惋,更多人关注着另一个关键的问题:谁会成为下一个斯里兰卡?

这并非危言耸听,当经济与地缘局势出现问题时,大部分人才刚刚意识到,竟已经有如此多国家并肩站在了悬崖边上。

今年以来,斯里兰卡不是唯一一个宣告债务违约的国家。



(图源:BBC)

土耳其,埃及,突尼斯等国通胀率居高不下,债务违约风险大增。IMF今年四月表示,大约60%低收入国家正处于或可能出现债务危机,而这些国家往往又缺乏足够外汇储备以应对经济停滞、通胀居高不下;美联储今年以来的一连串加息更是雪上加霜。土耳其六月份通胀达到80%,阿根廷今年预计达到70%......收入机会减少的民众在攀高的物价下愈发难以生存,最终或将引发又一场浩大的社会动荡。



(图源:Google)

面对复杂的国际局势与经济危机,大国凭借其经济实力或能力挽狂澜,但对于更多的小国来说,他们所能做的终究只是独善其身,而命运也往往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的头上,就是一座山。而对于小国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斯里兰卡并不是第一个走向崩溃的国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在这个全球各国经济息息相关的当下,每一个国家的倒下可能都是多米诺效应的一部分。这个故事的结局会是连锁反应还是悬崖勒马,或已不再取决于陷入危机的中低收入国家自己。


文案:Justin Hu

审阅:Aalon Tan, Novar Qin

图文/排版:Aalon Tan,